聽十三國文物講絲路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3:43
分享到:

原標題:聽十三國文物講絲路故事

但凡有點歷史知識的中國人,大概都會對“絲綢之路”四個字懷著特殊的感情。誰不想沿著它走一走,一睹沿線的異域風情呢?但真要付諸實踐的話,需要的金錢和時間成本又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

那麼,現在機會來啦!自4月11日至7月14日,“殊方共享——絲綢之路國家博物館文物精品展”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。十三個國家級博物館共襄盛舉,在國博展出234件精美文物。高規格、高標准、高質量。這種“三高”展覽,不說“絕后”,至少也是“空前”。

以前提到絲綢之路,一般想到的會是黃沙漫漫、駝鈴聲聲。但實際上,除了陸上絲綢之路,海上絲綢之路在古代的經貿往來、信仰傳播和文化科學的交流中,也起到了無可替代的作用。此次展覽分為“陸上絲綢之路”和“海上絲綢之路”兩個板塊,按照地理方位,將絲路沿線各國乃至全球文明納入到人類文明交融互鑒的視野中來,旨在通過全面展示兩條絲路文明交匯碰撞的壯闊畫面,揭示出“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”是世界未來發展的大勢所趨。

策馬揚鞭

駝鈴叮咚——陸上絲路

一進展廳,一件黃釉駱駝俑就提示觀眾,開始進入陸上絲綢之路了。駱駝被稱作“沙漠之舟”,在絲綢之路貿易繁盛的唐代,成為域外文明的象征。在唐墓中,隨處可見三彩駱駝俑,或者三彩駱駝胡人俑。

這件駱駝俑,出自陝西西安獨孤思敬墓。獨孤氏出自北朝時期鮮卑族屠各部落,后來成為北魏、周、隋的大姓巨族,其影響力一直延續到唐代早期。因此,這件駱駝俑不僅本身象征著絲綢之路,而且出自鮮卑族裔之墓,完美地詮釋了絲路文明是多元文化匯聚的產物。

與駱駝俑的“龐大”比起來,展櫃一隅的這塊封泥就顯得太微小了。可是千萬不可小覷它,它是在張騫墓中發現的“博望侯”封泥。史書記載,張騫因通西域而被封為“博望侯”。這枚看似不起眼的小泥塊,背后是一位偉人波瀾壯闊的人生。

除了中國,“陸路”板塊還有俄羅斯、蒙古、哈薩克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羅馬尼亞、斯洛文尼亞、波蘭、拉脫維亞8個國家的文物。

眾所周知,茶葉是西方人最迷戀的中國飲料,甚至為它制作了精美絕倫的器具。在18世紀的俄羅斯,茶葉十分昂貴,隻有皇室成員、貴族和富有的商人才能消費得起。在家喝茶被認為是地位和財富的象征。很長一段時間裡,茶葉從中國北部出口,用車運輸,經西伯利亞歷時16個月才能抵達。為了保証這些珍貴貨物的安全,茶葉用牛皮包裝,而那些貴重的紅茶則被精心地包裹在紙張和錫箔紙裡,以防止進水,然后被放入精美的竹盒裡,並捆扎結實。俄羅斯展廳裡有一隻帶有丹尼斯·契切林盾徽的箱子,用銀、銅、鐵等材質做成,就是當時裝茶葉用的。一隻箱子大約可裝32.6公斤的茶葉。

隨著茶葉進入俄羅斯,一些重要的飲茶習俗也隨之出現。請看這兩隻俄羅斯的茶壺,與中國傳統概念中的茶壺相比,實在可謂“巨大”,而且樣子也不同。注意到了嗎?它們的下端都有一個籠頭,與咱們常見的飲水機相似。俄羅斯人就是在這種特殊的茶壺中用開水沖泡茶葉。

最有意思的是拉脫維亞展廳中的一隻唐代單把杯。它是迄今為止在拉脫維亞境內出土的唯一一件中國文物。專家推測,它可能是沿著絲綢之路來到中亞,從那裡到達保加利亞的伏爾加,再經斯堪的納維亞商人轉手抵達波羅的海沿岸。它輾轉的故事本身就說明了絲綢之路的偉大歷史。

揚帆起航

碧波帆影——海上絲路

“海絲”板塊包括阿曼、柬埔寨、日本、韓國、中國5個國家的文物,同樣是精品頻現。

阿曼和中國之間的關系可以追溯到唐朝。中國的瓷器在阿曼古代被視為珍貴而稀有的物品。這類“奢侈品”出自南宋、元、明、清歷代著名工匠之手,如今已成為阿曼文化遺產的組成部分。它們出現在婚禮和其他重要節慶場合,並用於裝飾家居、城堡、要塞以及清真寺。

造訪過阿曼的最為著名的中國人是鄭和。1413—1415年,在鄭和第四次下西洋時,中國艦隊曾停泊在阿曼的馬斯喀特和佐法爾(埃爾-巴利德),后來在1421—1431年間他又到訪過佐法爾。

阿曼展廳裡有一件“馬達班式”梨形罐,呈深棕色,體形有些“笨拙”,工藝看起來也較為粗糙,與其他展出的中國瓷器相比,實在是其貌不揚。它確實不夠精美,因為它原本就只是裝醬料的!它是中國光緒皇帝送給阿曼蘇丹的。這份禮物原本由幾個裝有精美中國食物醬料的馬達班式罐組成,但是當地從未使用過。從那時起,這些罐子就被放在皇宮作為裝飾,並被貴族兒童用來玩耍和躲藏。阿曼貴族對中國瓷器近乎瘋狂的喜好可見一斑。后來,他們還仿造這種罐的樣子,生產了本國的釉陶罐,也一並展出。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http://gorgeousteen.com/
传真:http://gorgeousteen.com/
邮箱:http://gorgeousteen.com/